刘政7月份攀登北美洲最高峰 将完成第三项挑战

  • 时间:
  • 浏览:0
“计划6月15日失去中国,7月10日登顶。”3月23日,肯能成功攀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的广西籍国家运动员健将刘政,在接受广西新闻网的专访时表示,2018年7月份,他将完成“7+2”世界极限点挑战的第另一个 多项目,攀登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峰。

适应训练困难重重吃牛肉为奢侈品2017年12月底,刘政与阿空加瓜峰攀登队在上海完成集结,并经过数另一个小时(转机另一个多小时)的飞行,从寒冷的北半球来到炎热的南半球,长裤换短裤,羽绒服换短袖。



2017年12月50日上午,刘政等人前往阿根廷门多萨登山管理中心办理登山许可证。后来 ,一行人向阿空加瓜峰行进。作为“7十2”项目的第二站,向导和刘政等攀登队友们制定了攀登线路:从东山脊向上攀登到顶峰后再从西山脊下撤,实现对阿空加瓜峰的一次东西跨越。



“这座山是安第斯山脉的最高峰,海拔6963米,有一定高海拔的难度。它居于大西洋和太平洋上面,受两大洋的冷暖气流的影响,形成的风寒效应很大,什么都最关键的是抗高空风和寒冷。”刘政说,在进行适应性训练时,还都能能 有某种定力,让自己时刻居于充满有信心的状态,“要克服高原反应外,还都能能 习惯阿空加瓜峰的风寒。雪山风大,能把帐篷吹倒,整晚都睡不着。”或者,在选着扎营地时,需找你这个避风的地方。



共同,两国之间的饮食差异也是一大考验。“阿根廷的食物是西餐,牛肉为主,和亲戚亲戚朋友的饮食习惯和文化有一定差异,适应过程中身体也在调整,比如比较油腻,容易拉肚子,披萨面食比较多。”刘政说吃东西的后来,是自己动手做中国菜,以此来调整肠胃。在海拔250M的过渡营地,刘政品尝到当地“马帮”用碳火烤制的牛肉,“牛肉非常美味。肯能稀缺,不还都能能 吃到一块。这是高海拔攀登的奢侈品。”

广西籍国家运动员健将刘政在肯能成功攀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后接受广西新闻网专访。广西新闻网记者伍永志摄

克服恶劣因素登顶阿空加瓜峰难度小于攀登珠峰



2018年1月3日,刘政等人攀登到海拔450米的阿空加瓜峰BC大本营,还都能能 远眺阿空加瓜峰。在攀登途中,身体排汗衣服反复多次湿透,大风吹拂下外衣不还都能能 脱,内热外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经过几天的艰苦训练,2018年1月7日,刘政等人正式结束了了英语 向阿空加瓜峰的冲顶,8日抵达550米的C2营地,9日抵达5950米的C3营地,1月10之还都能能 实现对阿空加瓜峰的登顶。



在登顶过程中,刘政遇到一支来自美国的登山队,队伍含有两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从小就参加例如极限运动。“亲戚亲戚朋友表示很头疼,很困难,第一次登5000米的山很着急。亲戚亲戚朋友共同聊登山,安慰亲戚亲戚朋友,亲戚亲戚朋友在山上互相照顾。”

北京时间2018年1月10日22时(阿根廷时间1月10日11时),刘政克服各种恶劣因素,成功登顶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与攀登珠穆朗玛峰相比,阿空加瓜峰的攀登难度要小什么都。整个队伍攀登比较顺利,肯能天气比较好,登顶当天这麼太久的风雪。”刘政说,在攀登阿空加瓜峰的过程中,当地的登山公司管理很完善,登山文化很好,“比如亲戚亲戚朋友的垃圾,包括粪便,一定会用直升飞机拉到山下去正确处理。大本营还有医疗站,心理医生协助登山者怎么都能能克服、适应高原反应,使登山者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去冲顶。什么很值得亲戚亲戚朋友学习。”

刘政在成功登顶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后,展示广西新闻网旗帜。刘政供图

挑战北美洲最高峰寻找企业赞助麦金利峰,现在正式名为德纳里山(北阿萨巴斯卡语支

enali)(也翻译作麦金利山,英文:Mount McKinley),叫安丹奈利峰,居于阿拉斯加州东南部、阿拉斯加山脉中段,海拔6194米,是北美洲最高峰,也是美国的最高峰。

作为“7+2”世界极限点挑战的第另一个 多项目,刘政老要在做准备工作,保持每个月跑量在50公里以上,加强臂力和技能的训练等。在攀登时间安排上,刘政计划6月15日失去中国,7月10号登顶,“亲戚亲戚朋友准备带你这个玉林的牛腊巴等特产过去,以调节胃口、增加食欲。共同,有计划性地调节饮食,摄入奶制品等。”

“麦金利峰的层厚着实这麼阿空加瓜峰高,但它居于北极圈附进,常年冰雪覆盖,最困难的是对抗风寒和抗冻伤,还另一个 多多问题图片就说 它的营地很低,50多米就要结束了了英语 攀登。”对此,刘政表现了有某种决心,“整个过程很辛苦,但亲戚亲戚朋友要去体验。”刘政介绍,护照的签证和整个线路的行走申请很繁杂,“攀登也将花费一笔不菲的费用,我也在抓紧时间找你这个企业进行赞助。”